自费救援非长远之计渴望成立社会组织

社会 2019-01-23 17:05:13

  车陷黄河河滩,实施救援并非易事,济南市仅有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能有效对此实施救援。民间救援有其自身优势,既弥补了政府相关力量不足的问题,也为救援提供了专业的技术支持。但政府与民间救援组织合作缺少法律与机制保障的现状,导致救援队三年来一直自费开展相关救援工作的现状。

  在网上搜索“济南道路救援”,会出现不少专业的汽车救援公司。这些公司号称24小时营业,能提供拖车、搭电、送油、换胎等服务。不过,这些公司都是收费的,以槐荫区一家救援公司为例,该公司收费标准为市区拖车200元左右,郊区则根据地区远近、环境和时间而定。

  但涉及黄河河滩陷车,上述救援公司大都不会承接,原因便是河滩救援难度大,对救援车辆的性能要求高,一般的汽车救援公司难以达到如此专业水平。众多救援事故显示,为了救援黄河河滩上一辆陷车,往往会因此陷进去十多辆救援车辆,如此费时费力的救援工作,对于以营利为首要目的的救援公司来说,往往很不划算。

  与上述公司不同,济南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虽是公益救援,但在越野救援方便却颇为专业。“老兵”介绍,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有诸多优势,首先越野车是四驱车,底盘高,路况复杂的地方他们都能过;其次他们装备齐全,几乎每一辆越野车上都随车带着救援装备,如牵引绳和绞盘等;此外队员大多熟悉汽车维修常识,在救援时能帮车主简易修车;而最关键的是他们拥有丰富的救援经验,能根据现场情况制订最佳救援方案。

  不过由于是公益救援,目前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的救援费用由队员自己承担。“现在人没大有受伤的,但车受伤啊装备受伤啊,都是我们自己自费。”“老兵”说,他们很多救援装备都很贵,简单的一根救援绳就要两三千元,一个绞盘五六千元,所以每次救援成本都不菲,实际上他们是在不计成本地进行义务救援。

  由于是志愿救援,救援花销由成员自行负担,不少市民曾对此表示不解,救援既费钱又费时间,他们到底图什么呢?“老兵”说,简单来说,他们图的就是心安理得。每次将他人救援出来,看到被救者的笑容,他们感觉一切都很值得,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成就感。

  当然,有时他们也会遇到一些冷漠者。有一次,救援队员在黄河滩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一辆陷入泥潭的越野车拖出来,而车主就在一旁看热闹不帮忙,他们非常失望。还有一次,一位60多岁的队员去救援一辆车,车上的小情侣还怪他来这么晚,凌晨两点结束后,小情侣只简单说了一句谢谢就走了,好像这几个小时的救援是救援队应该做的似的,这样的态度让队员非常寒心。

  谈起创立救援队的初衷,“老兵”表示,救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为了自救。“玩越野,总有需要被救援的时候,这次你救援别人,下次说不定就是别人来救援你。”正是源于如此动机,2015年,“老兵”发起成立了济南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截至目前,济南市已有近三千名成员,七百名救援队员,2018年完成救援达三千人次,其中黄河河滩救援次数能占一成左右。

  如今,除了越野e族,济南已涌现出不少救援组织,如蓝天救援等组织。这也是“老兵”乐于看到的,他希望救援的理念能在社会上普及开来,达到“你救我、我救你”的理想“互助”状态。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类似应急救援组织大多属于民间组织,鲜有官方组织。记者从济南市交警、黄河河务局等相关部门了解,针对黄河河滩陷车等类似救援工作,济南市尚无相关的管理部门,相关的救援工作只能依靠民间志愿救援队伍。

  “今年,一位队员为了救援,已用坏了好几根救援绳,绞盘也受损,汽车大灯和行车电脑也进了水,损失惨重;但即使这样,他仍在坚持救援。”“老兵”坦言,尽管队员们对承担救援费用没有异议,但长此以往,必然会增加队员们的经济负担,“更会打消他们的积极性。”

  据悉:目前,济南市内的公益救援组织仅有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凭借三年的口碑积累,他们已和12345及交警部门实现联动,和应急办、红十字会谈过合作,“现在市民拨打12345也可以找到我们。”

  “老兵”说,每次救援工作,救援队员们都不愿以真实姓名示人,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不想让媒体把自己捧成英雄。“我们不希望推出一个英雄来,我们每个人都是英雄。”

  “我们正在完善各种手续,打算尽快成立社会组织。”“老兵”介绍,救援队自2015年成立之初,便打算成立社会组织,但总是出于各种原因而导致审批手续无法过关,“我们也在积极申请,希望得到社会各界的认可。”

  尽管不影响日常救援工作,但“老兵”及其救援队诸多队员打心眼里还是希望能尽快拥有一个官方身份。如此一来,救援队便可以接受企业赞助,壮大救援实力。“企业给我们赞助以后,我们能给队员买一些装备,起码能统一救援服装。”“老兵”说,尽管救援队内诸多队员都是各行各业的精英,经济实力不错,“但常年的自费救援于情于理总有点让人说不过去”。

  “民间救援志愿者组织有其自身优势,危机发生时能快速反应,已成为突发事件应急救援的新生力量和有效补充。但总体上看,志愿者服务还处于起步阶段,有诸多发展瓶颈。”山东大学社会学专家王忠武说。

  “作为一个组织,要有自己的造血功能,不能总牺牲队员的个人利益来维持。”针对目前救援队自费救援的现状,王忠武认为,任何一个机构,如果需要发起人、成员不断投钱才能维持,那么这个机构将始终得不到持续的良性发展。

  王忠武认为,越野e族志愿救援队等类似的民间救援组织,弥补了政府力量不足的问题,也为救援提供了专业的技术支持。“成功救援众多被陷车辆,说明救援工作在实践中取得积极成效,下一步应当解决的是,民间救援组织如何与政府有效合作。”

  山东大学法律学专家、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济南分部)律师李友震表示,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关于规范民间社会组织与政府合作机制或者民间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职能转移的专门法律法规。

  “这值得政府相关部门引起重视。”李友震认为,我国应急救援体系正从政府单一主体、自上而下的模式,向政府主导、社会协同、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模式转型。但社会民间组织承接政府职能仍处在初级阶段,“适时制定规范社会组织与政府合作机制的专门性法律法规,完善相关配套法规和地方实施细则,现阶段亟须制定政府与民间救援组织合作的法律与机制保障。”